浙新办[2008]36号 新闻热线:2269999
您当前的位置 : 定海新闻网 > 今日定海 > 海潮文史
定海自古多乡贤
2018年03月02日 09:12来源:定海新闻网-今日定海作者:李世庭

远博彩票 www.daui.com.cn   何谓乡贤,按民国《定海县志》的说法,乡贤就是“有功德于乡者”。在当地建功立德之人,在群众中口碑不错,有威望,即谓之乡贤。民国以前,定海的学宫中专辟有“乡贤祠”,供奉乡贤灵位,受人祭祀。民国《定海县志·人物》设有“乡贤”一栏,记载诸乡贤的姓名及其主要事迹。乡贤生活在平民百姓之中,并无一官半职,但他们能为民作主,为百姓做好事、做善事、做实事,是整个社会坚实的根基。这样的人在定海历代都有,民国前有,民国后也有。

  一

  明代洪武年间紫微乡的王国祚便是一位有名的乡贤。当时因为浙东沿海尚有明朝的敌对势力存在,朝廷实行“海禁”,动用军队,强迫舟山岛民迁移到内地。要舟山人抛弃家乡的房屋、田地到内地过颠沛流离的生活,在这灾难来临的关键时刻,是王国祚出来为民请命。他一个草根小民,竟敢冒与皇帝唱对台戏的风险,不知用什么方法赴金陵(今南京)面见明太祖朱元璋。志书上说他见了朱元璋“力陈翁州不可徙之状”,并建议建立民间武装,协助官军守卫海岛,即所谓“民兵与官兵交足之法”。朱元璋终于被说动了,准许“留在城居民四里,兵二所”?!氨本褪堑荷献ぶ兄?、中左二个千户所(一个千户所约有兵员1200名);“留在城居民四里”,昌国城内方圆四里居民可以留居,也就是540户、8800人可免徙。这8000多舟山人可以免受颠沛流离之苦,深感乡贤王国祚的恩德,尊称他为“复翁先生,”在他家门楣上挂“复翁堂”牌匾,现为市级文物?;さノ?。

  明代嘉靖年间,倭寇肆虐东南沿海,舟山是重灾区。当时虽有俞大猷、卢镗、汤克宽等抗倭名将,但他们部下的士兵素质极差。历史学家黄仁宇在《万历十五年》一书中说到,明代的军制规定,每四家军户抽丁一员,构成现役军人。这些抽丁抽出来的现役军人往往不是壮丁,而是滥竽充数的病弱老人。而且朝廷不发军饷,兵士供养由原籍地方政府提供,以致待遇极差,当兵的士气低落,毫无斗志。与倭寇交锋,常常是一触即溃。官兵打败了,一退了之,丢下老百姓任受倭寇蹂躏。在老百姓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关键时刻,各地都有乡贤站出来,组织民间武装以求自保。定??旅废缬懈鼋幸Χ骶吹娜?,他变卖家产,招募壮丁,置备武器,建立一支民间武装,随时准备迎击来犯的倭寇。倭寇得知这一情况,不敢对柯梅乡轻易下手,就到柯梅隔壁的芦花乡邵岙登岸抢劫。邵岙人到柯梅求救,姚恩敬率民团配合官兵与倭寇发生激战。倭寇人多势众,气焰嚣张,姚恩敬深入敌阵,砍杀倭寇十余人后,渐渐力不能支,死于倭寇刀下。姚恩敬为了抗倭毁家纾难,甚至牺牲生命,这样的乡贤实属难得。

  到清康熙年间,“海禁”解除,朝廷召民回垦海岛,重建家园。舟山经长期荒废,岛上原有的塘碶等设施已全部坍塌毁坏,咸潮倒灌,田地遭海水侵蚀,无法耕种。所幸来了县官缪燧,他带领百姓修筑海塘,捍卤蓄淡,围塘造田。当时缪燧筑塘主要在城东一带,而西乡片一时无法顾及。盐仓一带大片土地荒废着,种不了粮食,农民们心里急呀。这时候,盐仓一位叫黄敏的乡贤站出来说:“大家不用急,不求爹不求娘,要吃饭靠自己,还是我们自己动起手来干!”他把盐仓农民都召集起来,有力的出力,有钱的出钱,同心协力修筑海塘。不幸的是刚修了半截,台风来袭,修起的塘又倒坍了?;泼舨⒉黄?,等台风过去,他就带领乡亲担泥垒石,坚持把塘筑成。有了这条塘,“斥卤成沃壤”,千余亩荒滩成了良田,人们无不拍手称快,把这条海塘命名为“五福塘”。接着又筑成一条“百岁塘”,成田数百亩。从此,盐仓成了百业兴旺的鱼米乡,人们都感念黄敏当年带头筑塘的恩德。

  二

  清末民初,大批舟山人离开家乡去上海、汉口、香港等地谋生。据民国《定海县志》载,当时外出谋生的舟山人有十万之众。他们做生意、办工厂,事业有成,发家致富后不忘回报家乡父老,出钱在定海城乡造桥、铺路、建学校、办医院等,很多在外的乡贤为家乡做了不少好事。

  在上海经商、学生意的人时间一长难免有死去的,按传统习俗,他们要“叶落归根”,棺材要运到定海来安葬。为了给旅沪商人死后棺木运到定海后提供“寄榇场所”,朱葆三、丁梅生、朱祺祥等乡贤于同治十三年(1874)捐资在道隆山麓建“体仁局”。后来因运回来的棺木越来越多,道隆山麓的体仁局已不敷所用,于是朱葆三等又出资在东岳山下杨家塘建体仁局分局(俗称二厂)。体仁局房子解放后仍存,被政府移作他用。

  旧社会穷人多,弃婴的事常有发生。光绪十七年(1891),何瑞堂、李肃铭在城南建育婴堂,专门收养弃婴。周汝翊、高振镖、孙玉瑞等为育婴堂捐助日??Ь?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朱葆三、刘东峰、丁紫垣、胡汝舟、许召卢、朱捷三等人出资建济生公所,供回籍后年老无靠的商人住宿?;褂?,朱葆三修南珍桥,潘尚林修状元桥,陈人宝建模范路,唐嘉鹏改造东大街,周祥生捐建救火会,杨希栋父子在大鹏山建沥表嘴灯塔等等,这些善事、好事、地方政府不作为,由乡贤们做了。

  1919年,刘鸿生发起倡建定海公学(舟山中学前身),让家乡教育事业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。当时,刘鸿生出资二十三万二千五百银元,朱葆三、王黼卿、王启宇、刘宝余等也有捐助。1926年,刘鸿生又出资倡办私立定海女子初级中学,1935年该校并入定海公学。热心办学的还有女教育家沈毅于1920年倡办定海高等小学(定海小学前身);1924年,许廷佐在三忠祠建廷佐小学;普陀山僧人在半路亭吉祥庵倡办慈云小学。这些学校都是乡贤们办的私立学校,一直沿办到解放后。

  三

  1918年下半年起,定海境内时疫流行。当时,定海只有中医没有西医,光靠中医要控制传染病流行显然力所不及。眼看疫情猖獗,在上海的朱葆三、刘鸿生心里焦急,在这关键时刻,他们花钱雇请上海西医黄世康、杨钟甫到定??枇偈笔币咭皆?。据1919年9月13日上?!渡瓯ā繁ǖ溃骸傲偈笔币咭皆嚎?0月间,共救病人500余名,除有8人不及救治外,余均全愈出院,且系重症居多、施割症者凡60余起,故地方人士咸赞黄世康、杨钟甫二医生医术精深,救治如许生命,拟公送匾额以表钦佩?!?/p>

  1922年,朱葆三、刘鸿生、朱岚沁、王启宇等一起商议,在家乡定海办一所固定的西医诊所,满足城乡居民治病求药之需。他们和定海商会共同出资在定海公园成仁祠右侧建定海医院,设内、外、产、儿等科,病床20张,医生2人、护士助产士各1人,聘周宁甫为院长、詹唯一为医务主任。贫苦人家看病,半价收费。春秋两季医院施种牛痘,夏季打防疫针,有效地控制了传染病的发生。1939年6月,定海沦陷,存在了17年的定海医院被日寇捣毁。日伪时期,定海爆发霍乱病,没有了定海医院,很多患者不治而死。旅沪绅商王启宇、周三元、林熊飞等捐资在西大街开设时疫医院,并在火神庙设分院,大力救治霍乱病人。事后,时疫医院改称福仁医院。这所医院解放后还存在,成为舟山医院前身。

  1922年8月,台风过境,危害甚烈。民国《定海县志》载:“飓风自东北来,骤雨,海溢数日,少间又作,凡七次,最后益甚,田庐人畜被灾为百年来所未有”。当年粮食欠收,一些投机商人囤积居奇,米价飞涨,米珠薪桂,民不聊生。在这关键时刻,上海的朱葆三从湖南运来大米一万石(一石约140斤),平抑米价,使家乡百姓度过难关。朱葆三到他民国15年去世,先后为家乡运米九批,共花去银元37616元。

  1938年12月,有一支国民党杂牌军从奉贤抗日前线撤退到定海。这支部队名为“苏浙行动委员会忠义救国军第四支队第五大队”,大队长徐承德,人称“徐部”,有兵员300余名。当时,国民党定海县县长林世泽刚好遇到一个难题,虾峙岛以张阿志为首的一批渔民造反,捣毁乡公所,赶走乡长。林世泽亲自带警察去镇压,不但没有把事态平息下去,反而自己当了俘虏,好不容易才逃了回来。情急之下,邀请“徐部”出兵镇压。这支杂牌军打鬼子吃败仗,打老百姓很在行,把造反的渔民包括张阿志在内全部抓回定海关进监狱。林世泽祝贺“徐部”打了胜仗,备下酒肉要给徐承德庆功。令林县长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徐承德竟然狮子大开口,向林世泽索要军饷大洋8000元。定海县政府穷得叮噹响,8000元大洋哪里拿得出。徐承德拿不到钱便耍起了流氓,指使他的部下趁机作乱,缴去警察的枪械,捣毁无线电台,砸烂县政府办公室,冲入监狱将287名罪犯全部放走,把虾峙抓来的69名渔民编入他的“徐部”当了他的兵。那些当兵的还乱打黑枪,吓得定海城里老百姓惶惶不可终日。那个林县长逃得没了踪影。后来才知道原来他躲在北门普济寺里避难。县长逃走了,政府里的人吓得都不敢露面,这残局该由谁来收拾?在这当权者都不见踪影的关键时刻,敢于出头的还是那些社会上有名望的士绅。经他们私下商议,最终由定海城里最出名三家店铺铺仁、锦昌栈和丰泰隆凑齐8000元大洋,由商会出面送到“徐部”那里,徐承德这才不再闹事,答应第二天乘船撤离定海。一场飞来横祸才告结束。

  在旧社会,遇到天灾人祸,常常是官方束手无策,倒是没有一官半职的乡贤起到了稳定器和压舱石的作用。上面提到的那些乡贤的名字,我们后辈不应该忘记。

标签:责任编辑:闻峥静 初审编辑:周燕
分享按钮
相关阅读

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

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8]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